新闻中心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外部报道
陕西工人报陕煤专刊:我的老所长
发布时间:2020-08-11     作者:吴颖   分享到:

看到抖音上扑天盖地军旅生涯的各种“显摆”,也勾起我怀念部队生活、怀念战友的复杂情结。看着以前在部队上的老照片,再瞅瞅镜中鬓角出现的根根白发,岁月这把“猪饲料”让我从曾经的英姿勃发变成现在的大腹便便——军装依然是绿色的,可我再也不是从前的那个少年。

我曾经所在的部队隶属21军某步兵师,驻扎在甘肃张掖市郊区。在部队的半数岁月,都在团直军械所度过的,我给所长当了一年半的文书。所长和我一个姓,都姓吴,陕西周至人,军街“一毛二”中尉,长得极为普通,个不高且黑胖,要是没有军装的衬托,走在大街上绝对像个卖菜的,可就是这么不起眼的人,做的事却挺让我喜欢。

我眼里的所长是可爱的。他农村高中毕业,考上一个军械学校,毕业后理所当然就分到了军械所,五六年后熬到所长一职。他做事简单,爱认死理,憨厚老实却带有几分“小狡猾”,就是这个性格让他的军人生涯一直到转业还是正连职。

在部队上,只有到了营职,家属才有随军资格。所长的资格不够,爱人只能每年来部队住大半个月。他们有一个乖巧的女儿,嫂子性格很温柔,尤其是做面食手艺精湛,做的饭让我们这些远离家乡的“兵蛋子”垂涎三尺。

军械所虽然是连级单位,可总共就十几个人。嫂子在的那段时间是我们大享口福的日子,她变着花样给我们几个陕西娃做爱吃的饺子、扯面、麻食,油泼面等,我们蹭饭蹭得不亦乐乎,吃得满嘴留香。

嫂子走后某一天晚上,我和所长闲聊,问起他俩的恋爱史。所长腿一盘坐在床上,嘴一咧摆开了“龙门阵”。说起他回老家探亲时,去电池厂找同学,一眼就看上了在厂里上班的嫂子,不知道怎样表白,上去就堵住人家直接说:“我看上你了!”颇有李云龙的作风。

我说所长你这算谈那门子恋爱,倒像是逼婚。所长一脸得意地说:“咋了,就那,成了!找对象就是这,看上谁就直接给她说。”说完,点起一根当时部队上很流行的兰州烟,美美吸了一口,眼睛朝上,陷入了回忆当中。

所长带给我的可爱不止如此,以前部队军事主官文化程度普遍不高,工作方法简单粗暴。有一天要迎接师里检查,因为我们打扫卫生不彻底,所长被后勤处长骂了娘,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所长生气。只见他脸脖子涨得通红,怒目圆睁对着后勤处长大喊道:“我工作没做到位你批评我可以,但不能骂我娘!”那个怒火中烧的表情至今我仍然记忆犹新,后来争执虽不了了之,可后勤处长在我们军械所再也没有骂过娘。

前年“八一”前夕,我和几个战友专程开车去周至看望老所长。他当年转业选择自主择业,目前赋闲在家,专心务农,现在已经当了爷爷。他领着我们参观了收拾得干净利落的悠闲小院,说起在西安落户的女儿和疼爱的孙女,心情十分愉悦。我当时觉得,不穿军装的所长也很可爱。

那天,已经多年不喝酒的所长破例喝了酒。(吴颖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