群团之窗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群团之窗 > 员工风采
上阵父子兵
发布时间:2020-08-13     作者:褚峰   分享到:

突然,那块硕大的被戳了无数次的石膏结垢飞了起来,跃在半空,兜了一个弧形的圈,像飘雪般散开洒落下来,待尘埃落定,一顶沾满白色粉尘的红色安全帽露了出来,帽下一双带着眼镜的眼睛睁得像随时会脱眶而出,原来还是一张英俊的年轻的脸。

66b0e5bda8ee5119cdf6814a7430967.jpg

早上8点,魏一凡已抵达清理现场。虽然疲惫至极,但先到现场可以稍作休整,养精蓄锐,更好地迎接今天的第二场清理。他已经看好形式,也算好从哪里入手效果更好。当清理开始时,理顺流程才能既安全又高效地完成任务。

他摆好了清理工具,检查了防护装备,他知道一会清理过滤器,绝不能误犯一点安全规定,在槽内作业绝不容有一丝错误与分神。思考,是他的优势。他十分了解过滤器内的情况,湿热闷心。脚底泥浆的粘度,重踏易陷。

一同清理的人还没来,他抬头望了望天。天上有只黑鸟飞过,云渐渐稠密了,雨在云后编织成丝,像等待什么号令般的积累着,感觉闷热的很。他没有坐下来,笔挺地立着,像极了地上那根长长的铁钎。他口中喃喃自语,马上开始了。

8:40,班长拿着填好的工作票证,在分析工做完槽内取样分析后,宣布清理开始。他认为自己先来,就应该第一批先进滤清器。低头、俯身、跨步,正要钻入人孔。突然,凭空一只大手按住了肩膀,扭头就看到了一张圆脸,听声“且慢!”

c6b456d6455c84ceef08c95e30d5936.jpg

他不耐烦地拨开那人的手,眼镜内露出一丝不耐烦:“咋回事?”那人呸了一口,说:“啥?咋回事!你不带防毒面罩,这样进去能干啥”。

他小声驳斥道:“狗屁!”那人眼一瞪,跳脚骂道:“敢骂你老子?!”魏一凡嘿嘿一笑,转头继续往过滤器内钻。

旁人哄笑:“魏大林,儿子都长得比你高一头了,你还管!”魏大林拍了拍紧绷的工服下硕大的肚子,撇嘴喊了一句:“毕竟还是孩子啊!”急忙也转身钻进了过滤器。

过滤器内酸雾弥漫,昏暗的光线中,两个模糊的身影前弯后仰,一个身形魁梧,势较威猛,抢在前头,但青年胜在伶俐,身手不凡。

外面的气候阴凉,但此处却逼面的闷热,脚下所踏的是黑而釉湿的泥泞,还有强烈的味道,那酸泥竟是湿热的。

父子二人握着铁锨,挥舞得呼呼作响。时间一长,魏一凡越干越吃力,仿佛是锨带动着人,而不是人带动锨。魏大林就在旁边气喘吁吁大声呵斥:“让你逞能!”

只是干得越久,魏一凡的精力、韧力和耐力也全被激发了起来,他是越干越勇,尽管身上的汗水越流越多。魏大林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,仿佛受不住铁锨铲起的酸气和酸雾带来的迸裂。可手中干活的动作没有停慢,继续气势如虹——注定老子就是老子,不能输给儿子!

脚下仿佛有一个巨大的洪炉正在煮着这块奇地,那么,现在已到了沸腾的时候了。

e49b0cc65e3ad709dd577ab2d62c7c4.jpg

换热器内的冷热空气调转,“蓬”地一声,一块硕大的被戳了无数次的石膏结垢飞了起来,跃在半空,兜了一个弧形的圈,像飘雪般散开洒落下来,待尘埃落定,隐藏在槽壁里的酸浆,在后面飞喷而出!这一大蓬泥浆石块,像忽降下的一阵急雨,骤地打落向也睹准正在咳嗽难以作出迅速的闪躲的魏大林头上!这“雨”是极烫的。

魏一凡想要在热泥降下前推开父亲,然后再躲开去——这对他和父亲而言,都是一个考验!谁通不过这考验,就得受伤。

热泥、碎石,在半空形成一朵奇异的花!

魏一凡如鹰,攫向魏大林。

他能不能在泥水未降下前一瞬,护住父亲?

人生中有些事情不竭尽全力去做,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出色。

待尘埃落定,一顶沾满黑白色泥浆的红色安全帽露了出来,帽下一双带着眼镜的眼睛睁得像随时会脱眶而出,一张英俊的年轻的脸上露出微笑白牙。

这样的父子,在陕化这个大家庭中还有很多,奋斗的身影出现在各自的工作岗位,他们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出场的机会。在那之前,为此努力吧。(褚峰)